因为我们除了学习显性知识外

2019-06-26 17:44

[3]胡虹等.加强信息分析与评价教育.医学教育探索,2007(5):399-400,423.

信息保存是不太引起注意的环节,但养成一个良好的保存习惯,可以提高信息利用效率。马费城教授的一项调查也证实了“绝大多数学生仅偶尔整理和备份信息”。在这个环节,应具体指出一些常见而没有引起学生注意的问题,如过于相信记忆而不保存、过度下载,不及时整序、没有灵活的保存介质等等。针对这些问题,首先要提示学生有合理保存、整理与备份的意识,然后是告之一些技巧、方法、工具。在此,我们除了强调保存与目前和未来发展方向有关的有价值的信息外,还应注意对“人”的保存、灵感的保存、个人档案的保存。因为我们除了学习显性知识外,还学习隐性知识,这些隐性知识的所有者——人,就是需要保存的信息,需要时我们可以知道谁知道,从而找到我们想知道的信息;灵感是创新的源泉,可遇而不可求,常常一闪而过,对它的忽视常常使我们与创新擦肩而过,捕捉那瞬间的想法,并在以后分析它,促成它,当条件成熟时,完成它。没有及时保存的灵感虽然是你的想法,但有时你再也想不起来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值得保存的重要个人信息,如科研成果、健康信息、家庭财务信息、获得的奖励成果等。

信息知识的搜集整理保存等最终目标是信息的使用与创新,所以课堂设计应与其它课程或与学生的实际学习和生活结合,让学生在使用信息中感悟到前面诸环节的必要性,提高前面环节的技巧,可以任务型或探究型题目,提高学习兴趣和学习自觉性。他认可他便主动,信息素养从来不是单靠这一门课程短短十几二十个学时的讲授就可完成对一个学生素养提高的任务的。它以这门课程为始,让学生学会基本的搜集整理方法,它的更重要的任务是唤起学生在结合自己的学业、工作任务中,自觉主动提高信息意识、掌握信息使用技巧、合理合法并安全地使用信息,自觉提高自己的信息素养。在使用与创新知识信息时发现自己知识信息不足之处,在使用与创新知识信息时实现知识的价值,在使用与创新知识信息时提高使用与创新知识信息的能力。在信息使用和创新过程中,要强化有关法律、道德和安全教育。我们可以介绍相关法规政策和伦理道德,同时,以学生中常见的问题(如论文引用的随意性)或社会典型案例,告之学生信息使用中要遵守基本的信息道德与规范,了解知识产权的基础知识,避免因无知招致信息使用中的犯规。提高信息安全意识,了解常用网络安全工具的使用。

多媒体传播时代给大家提供了更自由更广阔的平台。博客、wiki、网络社区、专业论坛等都是大家传播知识信息的平台。做知识传播工作,对大学生来说有许多益处:其一,能把知识真正掌握。能说出来的知识才是真正掌握了的。大家都有这种经历,以为掌握了某种知识但给别人讲时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透彻了解,这迫使你去主动搜集更多信息,更全面更深入地了解知识;其二,保存学习内容,交流学习经验。博客可以记录你的学习历程,分享学习经验;其三,为今后善于知识共享、乐于合作、扩大个人影响力、建立个人品牌打下良好基础。

摘要:过于重视检索技能的文献检索课已不适应当今社会和学生的需求,亟待改革和更新。本文结合学生个人知识管理和学习需求,提出了对信息素养课程按信息流——需求、查找、评估、保存、使用、传播进行链条式解析的授课模式。

[4]马费成,丁韧,李卓卓.案例研究:武汉地区高校学生信息素养现状分析.图书情报知识,2009(1):24-29.0.

信息素养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人的学习能力的教育。信息需求环节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帮助学生找到学习方向和目标,找到学习内容,即找到自己目前的信息需求。很多学生不知道自己的需求或需求愿望不强烈,所以要激发他们去思考,把模糊的微弱的需求激发成清晰的强烈的需求,刺激他们学习的愿望和主动性。要启发学生建立自己的人生规划、职业规划,根据发展方向进行有目标的学习;在通往人生理想的专业领域上进行有效学习;在较宽的基础知识结构上进行有深度的专业学习。对大学期间来说,大学前半期,重点在构建必备的基础知识,了解专业,规划完整的知识构架;大学后半期就要全面学习专业基本知识,并把专业知识与社会实践相结合,鼓励学生深入专业知识或选择感兴趣的方向进行探究性学习甚至进行知识创新。信息素养教育要针对不同时期、不同信息需求的学生进行差异性指导。在专业基础阶段,除课程教材外,介绍学生找到相应的参考书、参考资料,在对专业有基本认识以后,可以指导学生阅读经典著作,了解主要流派及代表人物。在探究性学习时,可指导学生扩大专业信息渠道,从专业学术网站、数据库、信息专家、学科专家等不同途径获取和交流信息。指导学生在学习的同时,注意把自己的灵感想法记录下来,并尽可能显性化,进而对某个主题进行完整的探讨,以论文形式和专题讨论等形式显性化并传递出去,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促进学生自主学习和创新性学习。

在美国acrl《高等教育信息素质能力标准》中明确地把具备批判性地评估信息及其来源作为信息素养能力的一个重要指标,而在我国目前的文检课中普遍忽视或忽略了这一部分内容。据调查,“我国学生对信息的评估主要依赖于自身的经验判断。利用专家咨询或科学计量方法(如信息被引用次数)进行判断的比例较低”。信息评估影响着获取信息的质量,从信息的粗选到信息的精准定位始终伴随着信息评估。笔者在一项调研中也发现,目前学生利用信息的最大困难在于如何从海量信息中快速准确地查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有用信息。显然,除了检索技巧外,信息的分析与评估被推到十分重要的位置上来,成为影响信息素养的主要因素。信息的评估主要从信息的准确性、权威性、时效性、经济性、易获取性等几个方面来考虑。信息评估与用户自身的知识、经验和水平是分不开的,除此之外,我们也可借助其他途径作为辅助性的判断依据。对个人来说,比较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法有:从信息源的出处来看,如果是官方机构、科研院所、高校及正规的出版社、信息机构等,来源较为可靠;从信息的著作者来看,如果是著名专家或权威人士的著述或经其推荐的信息资料,一般价值较高;信息被摘被引率较高的文献,一般信息质量较高;同行评估或社会评估,如豆瓣网的推荐和评论,也是很好的参考;图书情报部门的文献推荐、网站导航等比较值得信赖;其他如文献是否得到国家省级各种基金资助、出版物和网站的定位、面向读者对象及层次、期刊是否核心刊物、图书是否畅销、图书流通率、网站点击量、是否及时更新等都可作为辅助指标进行判断。

[1]韩丽风等译.高等教育信息素养框架[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5(6):118-125.

作者:刘伯健[1] 杨艳红[2] 单位:[1]西北工业大学自动化学院 [2]河北体育学院图书馆

信息化社会需要具有高信息素养的人才,然而在高校体现信息素养教育的文献检索课却处于不景气的窘境。究其原因,以搜索引擎和常用数据库为主要教学内容的检索技能型教育已不适应现在大学生的需求,所以文献检索课(现在两者混用较多,笔者认为信息素养教育更有利于该课的发展)的教学改革势在必行,信息素养教育必须随着社会信息生态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发展。1974年保罗.泽考斯基(paulzuikowski)提出信息素养的概念后,人们对信息素养的理论研究逐步深入。虽然国内外学者对这一概念有不同的表述,但基本包含了信息意识、信息知识、信息能力、信息道德与法律等。在教学实践中,如何让学生不仅从抽象的理论上认识、更能从实际应用中感受到信息素养呢?笔者结合大学生知识构建和个人知识管理的需求,设计了信息流的解析式讲授模式。从信息流的过程来看,它有信息需求—查找—评估—保存—使用(创新)—传播等几个环节。信息素养教育课程可以按照这个完整的信息流的链条来设计课程内容,使学生掌握完整的知识链条。在每个环节都应该让学生认识到该环节的特质,然后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和方法。

这是文检课目前最浓墨重彩的地方,主要是正式的、常规的显性知识信息源(包括纸质信息、搜索引擎、常用数据库)的查找和使用,这里不再赘述。需要补充的是,除了显性知识外,隐性知识和非正式渠道信息的获取,特别是从图书情报咨询专家、从本学科、本行业人士那里可获取书本上没有的信息,即知道从谁那里可以找到信息。这些专家和业内人士,特别是领军人物身上汇集着非常有价值的知识和信息,因此,对“人”这一信息源应予以更多的关注。

[2]田志刚.你的知识需要管理.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